#8

雷此.普雷A諾

吳佳榮

以西方傳統又非傳統的繪畫材料 油彩 畫布 作為主要的思想傳達手段 以大面積的螢光紅這種反傳統的用色方式和理性邏輯及刻意不精準的人體解頗學 與 油彩畫布這種傳統過時的媒材強烈地凸顯了 與 視覺真理形成一種荒誕不經的精神性和現實性的衝突感 (以一種典範性的媒材創作反典範性的哲學真理 以凸顯畫面的我想說的視覺真理) 在所謂私領域時的各種脫序奇葩行為(各種在沒有其他人時的直覺行為反應 拋拖了人類在大眾面前的各種典範性裝飾行為)應該也必須在大眾場合出現達到知行合一 這是一種反對典範性 反菁英主義 反種族優越感 的當代性的一種身體力行的表現 作品的名稱 要說明的是西方文化由史以來就是高高在上的真實存在 但如今身為黃種人的東方文化已然成為主流 反過來以一種黃種人厲害了我的國的高高在上的種族優越感 以英文發音硬轉成中文的方式 以一種嘲笑的方式說明英美的文化程度低落 一種中西方的文化階層落差 以英文的意思表現了當代性的多元性 整個作品(整個作品包含圖 名稱 論述 以及你看到上述三點的任何想法觀點(多維度的) 是一種永遠存在於最當代的時間點上 與真實時間性是一同前進的) 以一種強烈的對比(不論在哲學上或視覺或精神上都是)凸顯了當代人 奇怪 矛盾 意識衝突 裝逼 扭曲等等的各種行為或精神 以上的論述有明顯的邏輯死亡和前後矛盾 但這恰恰是我想傳達的 同時也剛好是當代性的一種多從標準性的體現 不論你喜不喜歡認不認同 它都是所謂的藝術(去典範性的典範性說明我怎麼說怎麼做都可以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