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衍色創藝 CREATIVE PALETTE FOR ART

Ting Ying Yung 丁衍鏞

有別於西方國家,中國現代化始於國家的存亡考量而於受外力壓迫下急促發生,過程中缺乏了對自身傳統文化的反思。在追尋中國美術現代化的路上,很多藝術家把「西方化」與「現代化」畫上等號,鮮有藝術家能夠突破媒材與思維的前設限制而把中國傳統的繪畫精神與現代化結合。在丁衍鏞意識到西方不少現代藝術家或多或少均從非洲、太平洋及東方藝術中汲取靈感後,他便把目光放回中國的遠古文化及藝術中。 上世紀 20 年代末,他因參與籌備廣州市市立博物院的機緣而開始收集古文物,並從中重新認識中國藝術。古印、陶器、金石文字等遠古文化與符號,均成為他革新中國藝術的泉源。1930 年代,他於鑽研中國傳統寫意畫時留意到水墨畫中的線條之美,認為這是中國水墨畫的精髓之一,並於 1935 年提出希望把中國水墨畫中的線條與用墨應用到油畫中的想法。 丁衍鏞的靜物作品延續了由古印延伸、具中國傳統文化的書法性線條。得力於中國書畫金石的磨練,線條既隨意又即興,既快速又俐落;他時而以長鋒羊毫筆繪畫,時而以刀代筆,在律動間蘊含著中國傳統繪畫的意味。靜物畫雖作為西方繪畫的獨特傳統,但丁氏仍透過描繪的對象、或是在油畫中引進中國古文字及符號等元素來表達其意識形態及價值觀,力求於原屬西方的油畫作品中表現民族性。作品〈三足瓶花卉〉以中國文物作為盛花的容器,畫中物件的造型單純、簡化,不求形似,配合局部留白或是全部留白的背景,在靜物畫中經營出中國傳統繪畫抒情的意境。 文字與符號亦偶而見於不同作品的花瓶中,如〈瓶花靜物〉中的容器上有著如同文物上的紋樣為裝飾,作品介乎於藝術家的想像與現實間,別有奇趣。另一作品〈蟋蟀與瓶花〉中則於花瓶旁的小盤子畫上來自水墨畫的草蟲,可見出丁衍鏞試圖於油畫中置入水墨畫的意趣。作品〈魚樂〉、〈悠遊圖〉及〈鳥、青蛙與金魚〉更是直接透過題材的選擇、由羊毫筆繪畫的流暢線條和整體的意境營造,進一步拉近東、西方藝術的距離。(文/甘珮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