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融匯東西 FUSION OF THE EAST AND THE WEST

Ting Ying Yung 丁衍鏞

20 世紀初期的中國為近代中國改變最為劇烈的時代,西方文化於短時間內從軍事、科學、制度、教育等多面向傳入,對中國造成深遠的影響。面臨西方思潮的衝擊,中國不少藝術家試圖於求變與傳統間尋找現代化的出路,如以對光影及色彩的準確描寫、寫實造型等西方繪畫語言部份取替或取代水墨畫中的筆墨觀念及技巧系統;或是從教學模式中徹底改革中國藝術。但西方藝術始終為域外文化,其所標榜的科學精神及理性主義,往往於改革的過程中失去了水墨畫筆墨間的奧妙與精髓。丁衍鏞明白新藝術若要在中國的土壤中發芽、成長,必須要與本土及自身的文化連結與交融。從所見之風景到宗教與傳統信仰,丁氏以原屬西方的油畫繪出東方的意趣與情調,把水墨畫的思想與理論應用至油畫中。 有別於西方以寫實、寫生為基礎的風景畫,中國傳統的山水畫意在於大自然的創造間寄寓人對自然的感情,寄情於山水。丁衍鏞的風景油畫作品不拘於外在形象,往往透過寥寥幾筆,把複雜的自然繪為單純的面貌,把源於中國山水畫的詩情畫意帶進油畫作品中。丁衍鏞於香港授課期間,常帶同學往郊外寫生,因此香港的景色對他的風景創作亦有所影響,不少的作品主題亦與香港有直接關聯。如〈香港西貢海傍〉以香港西貢的景色為題,雖看似為寫生的作品,但卻無西方的透視,反以色彩及線條建構出浪漫的情懷。作品〈河畔風光〉則以中國水墨畫偏重前景的手法而繪,山與水、天與地均被他簡化為各種不用的色塊,婆娑的樹木以簡潔有力的線條表達,作品中房舍間的喧嘩生活、移動中的船隻及於河對岸的平淡生活,在丁氏的筆下均富有詩意與情調,繪出意境清新的神韻。 在風景以外,丁衍鏞亦持續於油畫作品表達他對原始藝術的關心。作品〈木雕靜物組合〉可見丁氏選以原始藝術的雕像為題,以大面積的黃色及紅色為背景呼應主題,物件的造型以如同金石鏤刻般手法以畫刀刮出,線條勁利,略帶稚拙感。此外,佛像亦為丁氏所欣賞及收藏的藝術品之一。佛像自漢明帝傳入中國,及至北魏孝文帝遷都至洛陽後為盛世,佛像亦由早期印度人所刻逐步轉變由中國人所刻,其外觀亦因此而變得較為慈悲、祥和。從佛像的轉變可見出中國如何消化並吸收外來的文化並使其成為中國的文化之一。丁衍鏞選以佛像為題的作品,仿佛已單從題材的選擇來表達自身對於吸收新文化該持的態度,亦即對於外來的文化必須要「消化」、「同化」、「中國化」,以西潤中,並非全盤取替。 丁衍鏞遨遊於中國數千年的歷史中,自由地汲取當中豐富的文化並轉化為創作的靈感。他不從技法,不講求形式,單純從題材的選擇、意境的營造,以最為根本的角度融匯東西,把中國藝術的精神與神韻帶到西方藝術去。(文/甘珮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