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慧眼見美 A KEEN EYE FOR AESTHETIC

Ting Ying Yung 丁衍鏞

人像、肖像及裸體畫是丁衍鏞一生鍥而不捨、不斷描繪的主題。1957 年,他與陳士文共同受邀為新亞書院創辦二年制藝術專修科(即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前身),並於此任教人體油畫、油畫創作和國畫等課程,而他筆下的人物多為他的學生及教授裸體畫所聘用的模特兒。丁衍鏞早年於日本的學習以石膏像模型及人體寫生的素描為主,多年的素描與速寫的鍛鍊使他的人像作品既有偏向寫實的風格,亦有以寥寥幾筆而成的創作,風格多元。 丁衍鏞留日時正值日本大正後期,留歐的日本畫家陸續歸國,畫壇充滿著當時歐洲流行的各種畫派,形成百花齊放的多元局面。形形色色的展覽場所林立,展演活動頻繁,為時年 18 歲的丁氏帶來接觸西方美術的重要機會。1922 年,他在日本參觀「第一屆法國現代繪畫展覽」後,大受後印象派、立體派及野獸派畫家的作品影響,特別是野獸派強調性靈表現的取向與馬諦斯作品的用色與線條,令他大受感動,並對日後油畫創作產生了一定影響。丁衍鏞習畫雖從西方正規的美術訓練開始,但在學習西方現代藝術過程中卻令他體會到藝術創作需帶有民族性。1925 年秋天,他從日本畢業後歸國即投身於教育事業,致力推動中國藝術現代化,使其能與世界的發展同步。 丁衍鏞的人像作品用意不在於記錄其外貌特徵,而是在簡化的造型及流暢的筆調間表現對象的特徵與神采。他認為人為萬物之靈,而眾生之中又以人體最為複雜、最為美妙。從不同的角度觀看,人體會呈現不同的曲線;於不同的時刻,又會呈現多樣的表情,變化萬千。所以畫畫若能掌握人體繪畫的技巧,亦能駕馭其他的題材。作品〈浴罷〉是丁氏 1974 年為慶祝香港中文大學新亞書院 25 週年校慶所創作。畫面背景斑駁醇厚的深藍色與前方的黃色裸女形成強烈對比,從用色可見出野獸派對丁氏的影響;畫面的左側又有以油畫顏料繪成的中式題款「甲寅長夏丁衍庸」與印章,可見丁氏一再於油畫作品中強調中國特色的意圖。他作品的用色雖帶有野獸派的影響,但線條卻延續了中國書法線條的特徵,並在畫作中加入傳統的符號與圖像,形成其獨特的藝術風格。作品〈閱讀〉為丁衍鏞現存最早的一幅肖像作品之一,從背景的佛陀形象可見出他引進中國文化元素的嘗試,亦中亦西,亦古亦今,耐人尋味。(文/甘珮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