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傳統精神的現代詮釋—2021 丁衍鏞回顧展Modern Interpretation of Traditional Spirit—A Retrospective of Ting Yin Yung 2021

Ting Ying Yung 丁衍鏞

丁衍鏞與台灣前輩畫家之間有一個相同際遇,那就是留學日本東京美術學校,但是卻有不同的結果,那就是丁衍鏞在中國古老傳統中找尋到創作根源,台灣的前輩畫家則較少這類問題。兩者之間雖都具備相同的初期生命經驗,卻有不同的結果。對於台灣前輩畫家而言,現代化並非是他們創作的必要課題,但是作為回到中國大陸,往後又流寓香港的畫家丁衍鏞而言,現代化是這位生長於具有沉重包袱的中國畫家的必要課題。 亞洲大學現代美術館由蔡長海創辦人創建,回應國際一流大學籌建美術館以培育學生人文素養的偉大理念。不只如此,蔡進發校長亦認為美術館成為學校課程的一部分,讓美術館擔任人文涵養的具體教育場域。為此,對於展覽的籌備具備了許多國際面向、國內人文發展以及學校實質課程一部分的多元角色。這次「勁筆野色—丁衍鏞回顧展」的舉行回應了藝術表現如何嫁接起傳統與現代的文化橋樑的基本命題。丁衍鏞畢業於東京美術學校後,在中國大陸上海進行美術教育與創作,強調藝術現代化,往後在廣州市立博物院(今廣州博物館)服務,抗戰軍興,前往重慶中央美術學校傳授美術。1949 年以後,隻身到香港各高中、大學出任美術教師,推廣美術現代化。這次展覽是丁衍鏞繼國立歷史博物館大展後,相隔十餘年後最大型展覽。我們可以看到丁衍鏞前往香港後的創作歷程,特別是丁衍鏞從古代印章當中汲取靈感,轉化為線條的創作理念。丁衍鏞從具體的金文、甲骨文的字畫運用到提煉到抽象線條的時間感受,都可以看到丁衍鏞如何反省傳統議題。不只如此,他從八大山人的繪畫當中讀取顛沛流離的山河破碎的感受,以此與他自身流亡的經驗結合,由此轉化為創作能量。他晚期大量使用水墨來創作,一度被批評為走回頭路,被譏笑為回歸傳統。 但是,對於丁衍鏞而言,中國美術的精神與傳統早已經超越西方,中國傳統畫家,諸如八大山人的成就早已超過近代西方的一流畫家,正因為這樣學習傳統、反省傳統的內在價值以及外在形式的挪用與消化,成為他在創作的重要動力。最終,藝術不是形式的模仿,而是一種充塞天地之間的永恆精神的折射,那就是浩然之氣的能量,其狀態為無心,其存在於當下時代的時代性以及亙久歷史與人文傳承的民族性。正因為這樣,丁衍鏞的線條或者色彩所展現的人物、靜物、山川、文字,最終他在自己精神風土當中找尋到自己存在於當代的最佳詮釋。傳統不再被現代所為被拋棄的包袱,而是自己必須時時反省的存在事實。 觀看丁衍鏞作品,其實就是觀賞傳統精神在現代的詮釋,其中蘊含著豐富的人文主義精神的時代烙印。(文/潘 (示番) 亞洲大學現代美術館館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