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追古創新 NOVELTY BORN FROM ANTIQUITY

Ting Ying Yung 丁衍鏞

丁衍鏞於 1929 年參與籌備廣州市立博物院的經驗,似乎已為他對於中國水墨畫及金石的興趣埋下伏筆。他抵達香港初期,幾乎將全部的收入用於購藏中國書畫、璽印、石雕等各種文物上;同時亦積極發表專文,強調中國古代藝術文物與其精神,試圖從中尋求匯通東、西方藝術的出路,並以實踐的方式跨越兩者的界限。 從 60 年代早期開始,他的作品愈來愈著重水墨畫的精神表現。以中國傳統題材為主題的油畫作品如〈春日〉、〈荷花青蛙〉等,反映出丁氏如何吸收中國藝術的神韻,在作品中注入中國文化的內蘊,以現代繪畫表達出水墨畫的精神。作品除了於形式上具有水墨畫的題詞與鈐印外,背景亦故意繪為接近水墨畫宣紙般的白色,又以淡薄的油彩來強調筆觸。〈荷花青蛙〉中荷梗的線條可明顯看出丁衍鏞以中國的長鋒羊毫筆繪畫油畫,運筆揮灑自如,其風格與他其他的水墨作品一致,見出他能以同一風格遊於兩種媒材之間。 粵語電影、廣東大戲、電視、漫畫雜誌是上世紀六、七年代香港人的重要文化生活內容之一。這些在地的娛樂文化為丁衍鏞提供了源源不絕的創作靈感,亦對其創作造成深刻又直接的影響。以人物為題材的水墨畫取材自中國歷史、文學、戲劇、民間傳說等,他以變形、誇張的造型創作出如同通俗喜劇、漫畫般的詼諧效果,充份發揮了其創意與想像力。丁衍鏞念念不忘年幼時觀看大戲後,在旁邊塗畫戲中人物的回憶。他認為這種天真稚拙的兒童繪畫正好能表現出原始的藝術之美。他有時亦會在人物畫上標上如同口語般、帶有調侃的題詩,以此間接抒發人生的感受。 取材自白居易《長恨歌》的作品〈貴妃出浴〉為丁衍鏞常繪畫的主題之一。〈貴妃出浴〉的選材雖看似傳統,但他卻以流暢的曲線把楊貴妃繪畫成裸體,這為傳統畫作中不常見的。「春寒賜浴華清池,溫泉水滑洗凝脂。侍兒扶起嬌無力,始是新承恩澤時。」原文中所形容的嬌弱貴妃,在丁氏的筆下成為了如同漫畫般詼諧幽默的人物角色,以反諷式的隱喻來表達對現代社會某種的質疑。在傳統的題材與媒材間,他的作品藏有一種對傳統的反動與叛逆;在嘗試加入現代特徵的同時,亦保留了鮮明的個人特色與中國趣味。丁術鏞學習傳統的用意不只在於繼承,亦是為了超越、創新,使它能夠表達現代人的生活及思想。(文/甘珮均)